“我呸,到时候?
  到啥时候,你倒给说个准确的年月日来!
  这钱落了别人的口袋,还能掏出来才有鬼。
  宝乐啊,不是二婶故意为难你,而是真心为你好。
  男人还没娶你过门呢,就从你口袋里掏这么多钱走,你就不怕他以后像对那个田知青一样对你呀?”
  胡秋桂见程宝乐骂自家男人,顿时一个鲤鱼打滚,也不坐地上了,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指着躲在程宝乐身后的谭燕东,一脸看不起的说道。
  “你胡说,燕东哥哥才不会那样对我。
  呜呜呜,爹,二婶她们这是想逼死我。
  我……我不活了!”
  说完,程宝乐就想朝墙壁上撞去,幸亏谭燕东一把将她抱住。
  “宝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要不是田宝珠那样逼我,你和你爹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为难了!”
  谭燕东含泪深情的说道。
  “燕东哥哥,怎么会是你的错,错的都是那个田宝珠才对。
  她就是想逼着你放弃我,然后跟她一起。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
  程宝乐哭着回抱着谭燕东,咬牙切齿的说道。
  “爹,为了妹妹的幸福着想,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一旁的程宝林,看着妹妹程宝乐哭成个泪人,心疼极了。
  连忙粗着嗓音,焦急的对着程爱文喊着。
  听了女儿和谭燕东的对话,再加上儿子的,程爱文的脸色越发的黑了起来。
  “二弟妹,我家宝乐没做什么对不起你这个当二婶的吧?
  二弟,你就让二弟妹说这样的话,没想过以后?”
  听到大哥这番威胁的话,程爱荣顿时有些迟疑了起来。
  毕竟,大哥在村子里可是当大队长的。
  许多事,都得经过大哥的手。
  要是真把大哥得罪狠了,怕是他们二房日子不会好过。
  “现在日子都过不下去了,还要什么以后?
  程爱荣,你要是想继续这么窝囊下去,咱们俩日子就别过了。”
  胡秋桂见自家男人动摇的熊样,顿时跳着脚的大声吼道。
  阮金妹也想跟着二嫂说些什么,不过,看到自家男人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她立马就低下头,不敢多嘴。
  “给我闭嘴。”
  冯桃花板着脸,扶着婆婆章秀出来。
  “你要不想跟老二过日子,那就滚,我们老程家,容不下你这样的儿媳妇。”
  章秀说完,咳嗽了几声。
  这些日子她身子不舒服,老大媳妇一直在伺候着她。
  所以,对于老大他们要拿出八十块钱贴补宝乐,她心里头其实很不高兴。
  但是,虽然她不愿意,也绝对不能让儿媳妇们用不过日子的法子拿捏自己的儿子。
  要是给拿捏住了,以后儿子还能听她这个当娘的话?
  只可惜,她能呵斥住儿媳妇,却无法挡住儿子也有话说。
  “娘,你这偏心眼也偏的太过。
  大哥拿的钱,可都有我们二房和三房的一份。
  凭啥他把钱贴补外人,我们还不能说了?”
  程爱荣听了亲娘的话,只觉得她从小就偏心大哥,现在越发偏心的没眼瞧了。
  章秀被气的一个踉跄,差点晕过去。
  她没想到,这个儿媳妇没回嘴,倒是这个好儿子,这般怼她。
  捂着自己的心口,满脸凄楚的对着程全喜喊道。
  “老头子,你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好儿子,你还没死呢,他就这么对我。
  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还不被他们生吞活剥了去。”
  说到这,呜呜的哭了起来。
  年轻的时候,章秀就靠着这么一手梨花带泪的模样,拿捏的程全喜死死的。
  可现在,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苍蝇了,再这么哭起来,只让人觉得汗毛倒竖,吓人的很。
  程全喜撇开眼睛,吧嗒吧嗒的抽了几下旱烟。
  虽然他没眼看老婆子如今这般模样,可老婆子说的话也有道理。
  他还没死呢,老二就能这般顶嘴。
  要是哪天他生病躺下,还能依靠他擦屎端尿?
  “老二,你娘生你养你,她从小把你拉扯大,还养出错来了?
  不管咋样,你都不应该这么跟你娘说话。
  这件事,你大哥跟我说过其中的原委,不用再说了。
  你要是心中不满,那就把你们一家分出去。”
  程全喜直接拍板做了决定,抬起眼皮睨了老二和老三一眼。
  老三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他也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
  两个眼皮子浅的,半点不知道老大这么做的道理,怪不得除了老大,他们两个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干活。
  就算是给他们穿上龙袍,他们也没那个命当皇帝。
  程爱荣没想到,亲爹居然这么说,一下子就哑火了!
  分家他倒是想,可是,单独把他分出去,村子里的人还不得在背后把他的脊梁骨给戳穿了啊?
  要是自己不孝的名声传了出去,自家可还有一儿一女没嫁人娶妻呢!
  可就这么答应下来,他又心里头憋屈的慌。
  胡秋桂也没想到,公公居然这般偏帮大伯一家子。
  对于自家男人被公公这么一吓,就缩回了胆子的模样给气的肺都快炸了。
  程爱武听到亲爹说分家的时候,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又低下脑袋没有言语。
  嫁人后,谁不想分家自己当家做主呀?
  阮金妹朝自家男人瞧了瞧,见他没朝自己瞧,也就熄了心里的念头。
  “程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宝乐的。
  而且,等我和宝乐去读书后,到时在城里肯定帮哥哥弟弟们想办法找份工作。
  到时,咱们全家都能吃上商品粮,不用再下地干活。”
  谭燕东听到程老爷子这么说,立马一脸感激的对着他保证道。
  他这么说出来,也是为了安程家人的心,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程全喜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示意老大把钱给了谭燕东。
  要不是为了程家的几个孙子前途着想,这么多钱,他怎么可能会同意老大拿给谭燕东。
  程爱荣听了谭燕东这话,顿时心中一动,自己儿子今年十五了,要是能进城工作,吃上商品粮的话,那现在这点钱,确实算不得什么!
  只是,大哥家还有两个儿子呢!
  这谭燕东就算能帮忙找工作,自己儿子肯定也是排在大哥家两个儿子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