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伤?”
  云安奴咬牙,又是这样,怎么又是这样!
  想到在阴山神国,在蓬莱岛屿,在这毒虫遗岛,这些时候他每次都是让自己承受更多伤害,来拯救其他人性命,却全然不顾自己安危,而在他身边的自己也说过要保护凌飞,却每次都没有做到......
  凌飞你常说自己的实力不济,但从不怪身边的人实力保护不了你.....
  几位冒险者走到凌飞前面,真诚拱手道:“在下几人在船底若不是得到云逍船长相助,只怕会像我们那几个兄弟一样死在海水下。”
  “我们商议,将得到的一本宝书秘笈赠送给您。”
  为首的一位冒险者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本古朽书册,双手弯腰递给凌飞。
  凌飞却也没有推辞,接过后随意翻看,确定是千年前的一些古遗秘术和远古技能记载。
  他将之收起后。
  仔细看着冒险者的面容,觉得脸生的很,不是浮云落雨船上的人,随意问道:“你们是哪只船上的?”
  “回云逍船长的话,我们是重山船的人。”这些冒险者说完,拱手离开。
  重山船......古老者,还有他们的船长铁锚伯爵......
  他看向辛信行。
  看来辛信行一直与重山船的古老者有所联系,才能在这次请动他们的人过来相助自己。
  因为早先凌飞就已经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留在裂痕山谷的人不多,稀稀疏疏离开了这里,他们不敢回头看海底,里面的巨大动静让这些人胆寒。
  “我决定了。我要留在这里,晋阶四阶再走。”与凌飞一起行在山路上的云安奴,突然道。
  凌飞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些,看向云安奴:“你要在蛟渊苏摩的毒虫遗岛上晋阶?!”
  “虽然有深渊圆盘里面的深渊之主与蛟渊苏摩对抗,但等到它腾开手,第一时间就会清算擅闯它清修之地的我们,所以我们都应该早些离开此地!”
  他双手按住云安奴肩膀,焦急看着她。
  “确实应该早点离开,除我之外,你们所有人都应该早点离开这里。”云安奴道。
  她的手上拿着雾隐壶。
  凝视壶口,上面的烟雾比之云安奴更得到时更为浓郁,且时不时呈现各种异兽诡异模样,其中各种毒虫最为清晰,几乎快要萦满出来。
  “现在得到这雾隐壶,又在涅墨西斯号的舱底搜罗到不少毒虫,我心中已有察觉,这些东西正是我晋阶四阶契约主的契约物!”元安奴握紧雾隐壶:“这些毒虫不仅与【毒巫师】有关,也与【兽化灵师】相当默契,越想越是适合我!”
  凌飞松手,眼神思考确实觉得有道理,便点头道:“你心中有把握就好,我陪......”
  “不,不用你陪我,带着他们离开毒虫岛屿。”
  云安奴看着前面互相搀扶的水手,她道:“等到这两个近神实力的诡物彼此消耗完能量,它们一定需要大量的血食来补充自身,你早些带这些人离开这里,也能避免一场大屠杀!”
  凌飞急道:“这样,我就更要留在这里了,让西贝尔先代替我......”
  “你信得过他吗?”云安奴问道。
  凌飞看向自己身后的西贝尔,沉默后道:“再不济的话,换施宝东,亨利,还有辛信行他们,总有一个可以的。”
  “施宝东现在在他那个世界,怎么赶回来?”
  “亨利,经过这一次让他带队尝试,结果你也看到了,还不足以担大任。”
  “至于辛信行,没你在的话,只怕他会开着浮云落雨船,又与耿利元在海上私斗。”云安奴道:“他们哪个都不如你亲自领航安全,相信我,留一舰小船给我,至多半个月时间,我就能赶来与你汇合。”
  凌飞没有被说动。
  一路走来,他与云安奴不断传音争执,返回到临时营地,依旧没有商议出结果,这里的人早已做好准备,就等着他们回来。
  沙娅丽带人走来,询问何时能走。
  凌飞道:“现在起航!”
  众多水手扬帆,风系水系魔法师施展术法,诸多船只起航,一舰舰离开,浮云落雨船在最后,凌飞此时已经被说动,站在船上码头对云安奴道:“好,我带着人离开,但一月后,你若不出现,我一定重返这里!”
  “不用担心我,届时再见面时,我的实力或许又能越过你一头呢!”云安奴笑道。
  凌飞点头,同样回笑道:“好,我等你回来。”
  “对了,有一事我要告知你,或许这样东西,你能用得上。”云安奴看着上船的凌飞,取出镇魂铃道。
  凌飞认出此物,一开始是由露禅老丈持有,他死后,当然落在孙女云安奴手中。
  “这东西属于法咒符师的,我用不了。”
  云安奴带着神秘笑容道:“以前用不了,现在可未必,我早先已经在各船的饮食中添加了一种叫“魂缚”的巫药......”
  为避免被听到,云安奴用传音术,接着道:“这就是魂缚药控制人的全部用途,结合镇魂铃,效果更甚。”
  凌飞听完,微皱眉。
  “停,我知道你想说,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该给他们下药。”云安奴见凌飞想要说什么,抬手制止,自己又笑道:“但事情做都做了,你想责怪我就责怪我吧,反正我马上就进岛了,你也快骂不到了。”
  “使用方法已经告诉你了,用不用也是你的事。”
  凌飞看着对方耍赖的模样,只得叹气笑道:“也是,只要邪恶法子一辈子不用的话,他们也不会受到损害。”
  云安奴转身下了船码头。
  “等下!”凌飞看着对方背影,快步追上,从她身后抱住,低声道:“安全回来。”
  “嗯。”
  这支船队又一次离开岛屿。
  站在船头上的凌飞看着岛屿上,云安奴朝着自己挥手,转身重新进入岛屿内部消失不见,西贝尔出现在凌飞身后,低头尊敬道:“云逍船长,该回舱了,外面有魔法师施展风术,风大,你伤势未愈......”
  突然,凌飞的身体一软,整个人朝着一旁倾倒而去。
  “船长!”
  “云逍船长!”
  身后的人惊呼声四起,西贝尔连忙扶住凌飞,见其面色苍白,凌飞用手捂头道:“我......头疼欲裂......不要伸张,带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