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去饭店吃席回来,一点都不想动。
  因为是星期一不想爽约,所以最开始打算留下待续两个字,可一看微信里的便签又担心积攒的事物会太多,所以还是整理记录下这一周的变化。
  ……
  2月6日19:19
  刚发表2.6该不该结婚,就收到了不如开团的留言。
  很新奇,原来他还有在关注我,我记得他曾经给我投票票过,一次5张,在自白里我还专门提到并感谢过,没想到他还在,原来他也才19岁。
  他评论说:初中的我可以秒给答案,但是现在我已经19岁了,我只会说路都是自己走的。
  唔——
  这句话让我觉得,我们曾经的经历与想法是何其相似?
  其实在该篇自白结尾时我已经给出了答案,结婚是会结的,只是会挑对象而已。
  2月7日00:28
  煲了两个半小时的电话粥,最终还是选择在等等……
  我回复他:思考了下,我觉得你和我理想中的他能重合的部分不算多,我还想在等等,天冷就不出门啦~睡个懒觉~晚安吖
  [这里我坦言拒绝,因为他很多地方都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由于是姑父介绍的,在我拒绝后他不断给我父亲打电话,一边说男方好话,一边试图让我爸给我加压。
  但是压根没有回旋的余地,一个是我放弃了,一个是我妈在我说明男方更细节的情况后也觉得不合适。
  嗯,后续有点无语,暂且不提。]
  2月7日01:26
  睡着了,哥哥问我吃不吃宵夜,一看手机一点多,吃了点烧烤,继续睡啦~
  2月8日01:59
  夏夏
  [这是我打王者的时候附近的人拉我的名字,我本来玩得无聊准备下线睡觉的,没想到遇见他主动拉我,一起玩了下,还微信聊了很多,有那么一点期待,但感觉我们是两个世界生长的人。]
  2月9日
  今天除夕夜,我们回老家了。
  得亏我昨天写了除夕特别篇,不然今天压根脑子就不想构思。原本那是前篇,还计划了后篇的,现在懒惰就算啦。
  直言祝大家除夕快乐吖!
  到家后母亲在家搞卫生,我们又去街上买爆竹了。
  在早餐店买了三个麻园,我一个,小侄子一个,我嫂子一个,挺好吃的,就是感觉价格和以前相比贵了不少。
  一块五一个,我当年买就五毛。
  从街上回来后,我就听母亲对父亲说刚刚谁谁谁来了,要给我做媒,说下午领男孩子过来看下。
  唔——
  当时真觉得这些人真是迅速,我这刚到乡下来就有人找上门来说亲。
  下午,我见到对方了。
  当他和我哥站在一起相差不了多少时我就感觉挺顺眼的,后又在媒人的催促下和他去马路上走了走。
  两个人唠了下,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我的小学同学。
  尽管我没印象,但老师都对的上。
  唔——
  我就在乡下的小学上到了四年级,没想到还这么巧。
  我姑且称呼他为mr.万,这是他的微信名。
  mr.万是和我同一年出生的,确切算来比我小三个月。乍一听年龄我还感觉有点羞涩,没想到相亲还能相到小弟弟。
  但他的长相可比他的年龄要成熟多了,恰好我也喜欢成熟点的。
  过程有点长,长话短说。
  母亲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不反感,她说那就这个吧,别挑了。
  我思考了下,根据麦穗理论来说,这个已经算是挑到的最理想的麦穗了。我后续可能没这个好,也可能比这个好,但是我不敢去赌,因为关注我婚事的挺多人的。
  之前由于姑父做媒都没成功,在亲戚眼里我属于很挑的那种。
  唉——
  其实我恐婚恐育的,但有些东西就当是必经之路吧。
  2月9日23:27
  有点困了,打算12点睡觉觉,因为qq群里有红包,抢一个抵我一年的稿费,这句话是群里一个人说的。
  我觉得我也是,写作迄今为止还没攒够能提现的额度。
  捂脸。
  2月10日
  早上mr.万来我家拜了个年,还提了两箱牛奶过来,说其中一箱是给我奶奶的。
  嗯……
  他昨天来相看的时候没有提东西,之前几个来的都提了东西,但反而这个还给我感觉最好。
  如是想着,能不能看中一个人,和有没有提奶过来没有多大关系。
  下午有点无聊,在乡下没有网,数据都要省着点用。
  我将之前来乡下清理出来的摇椅搬去了阳台上,躺着晒了会太阳。
  母亲在厨房里炒瓜子,烟从烟囱里冒出来熏到了我。白色的毛衣都有沾染上黑色的小颗粒,我不禁感慨,乡下真容易弄脏衣服啊……
  后来母亲喊我下去吃红薯,我才放下自己的倔强将摇椅拉了进来。
  我同mr.万说,他说很羡慕我有这样一个麻麻,我说我也羡慕有你这样一个儿砸。
  哈哈哈哈,他们家年里是他掌厨的。
  他说他挺喜欢做饭的,这和我之前理想型里的一条成功匹配。
  对了,那个烤红薯我最终没有吃成,因为它烂了……
  晚上,妈妈喊奶奶一起在这吃,因为她以为叔叔们回去了,没想到叔叔在家,也只好顺便叫过来一起。
  饭桌上,叔叔说起了mr.万,大意是觉得我能找到更优秀的。
  我原本以为他分析的都是为我好,却没想到饭后在厨房母亲洗碗的时候和我说,不要听你叔叔的,说他就是想打冷,让你错过这段姻缘。
  他跟姑父介绍的那个男孩子家关系好,所以希望拆散这边去促成那边而已。
  说了很多,照着母亲这样的分析,我瞬间觉得很对。感情我又一次错付了,我原本以为亲戚与亲戚之间不至于那么坏,可分析出的结果确实是……
  唉——
  后续有很多细节,我就不一一记录了,mr.万约我初二出去玩,这是我们除夕那天刚见面聊完后说过的。
  他能记得他说过的话并施行,这点我感到很满意。
  2月11日
  县城,糖葫芦,桃桃小丸子杯,矿泉水,花甲粉,鸡锁骨,热狗,抓娃娃,妹妹,秀峰,吃饭。
  [这是我记录在微信里当天的一些事件的关键词,长话说起来要很大的篇幅,我有点懒,所以短说一下。
  整体来说我们第一次出游还算不错的,不过也有些地方让人尴尬的。
  一开始他来接我,然后他告诉我他爸也要去县城办点事。
  于是乎,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猝不及防见到了叔叔——mr.万的父亲。
  后来他带我去看他家在县城买的房子,在这里我又猝不及防遇见了他妈。更关键的是当时他没有介绍他妈,而他爸说了一句是来商量装修的事情,我就以为人家是装修公司的,所以只是微微点头适宜,连阿姨都没有喊。
  对方也是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两人走后我问男孩子,他才说那个是他妈。
  我……
  唉——
  这是其一,其二是后面他两个妹妹来了我们在抓完娃娃后准备去山宾隆逛一下,结果门口的保安说奶茶不让带进去。
  乌鱼子。
  我直接说不逛算了,后面有一对情侣也被拦了,也和我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跟在我们后面离开,嘴里也在吐槽,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不逛总行了。
  其三,他妹妹说想去秀峰,我们去了,但是由于小妹妹不会说当地话被拦了下来,那个检票员真的很那个。
  我帮忙说了一句话,他还说要我插什么嘴。
  后面大妹妹对mr.万说:要不哥哥你和姐姐去逛逛,我去外面陪妹妹。
  嘎——
  我当即说算了不逛了,一起出去吧,让妹妹一个人在外面等不好。
  就酱。
  有点扫兴,但比起扫兴我更担心这件事情会让小妹妹心里不舒服。我也不知道他们家是什么情况,大妹妹和他是一起长大的,而小妹妹是在上饶长大的,貌似去年才过来这边的。
  我不好去问,毕竟也才刚认识。
  在后面他送我回来,结果我爸非要留人家吃饭,我其实挺尴尬的。因为人家还有两个妹妹,看着并不想下来,但我爸有点道德绑架的意味,最终三人在我家吃了个晚饭。
  此处有细节,一个是他听我对小侄子说想吃剥的橘子时,他给我剥了个橘子,一个是我主动找充电器给大妹妹手机充电。
  算是双方在靠近吧。
  对了,他开车不是很熟练,所以我家这个坡他不敢开下来,以至于停在马路上不方便,后续在我哥的指挥下倒进了邻居家的院子。
  嘎——
  那一刻我觉得我哥真的很有社会上那种大哥的样子,从容不迫。
  还忘说了,这天小姨也来我家了,晚上就睡在我旁边,我们聊了很久。
  关于恋爱对象,关于婚姻孩子。
  其实在聊天过程中透露出的讯息就告诉我,他们家是不可能不生孩子的,甚至于一个可能都觉得少。
  见第一面时我就问过他,以后生孩子的话打算生几个。
  他说两个,一男一女。我说谁不希望好字成双,笑笑打岔过去了。
  唉——
  我原先那套只生一个孩子的理论提都不敢提,大概是知道对方接受不了吧,因为他妈妈那边也是没有男孩子,所以父亲算是上门女婿那种的。
  他们家肯定会想要生男孩,这也是我这整个村以及周边家庭根深蒂固的观念。
  很早以前我就说过,其实孩子数目并不是不可变的,只是觉得生一个能给他更好的环境和资源。
  因地制宜吧。
  在看咯,毕竟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在及格线上的男生,也不想劝退人家。
  捂脸。
  晚上,在厨房里洗漱的时候,父母又和我谈起了这些事情,说他爸妈应该是故意去看看我的,让我问问他爸妈对我的印象怎么样,毕竟嫁过去如果公公婆婆不喜欢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非常好。
  这是男孩子回复我的。
  唔——
  小姨说这肯定是他父母看中我了。
  媒人晚上也打电话给我妈了,大概就是问对男孩子感觉怎么样,然后什么时候有空来我家坐坐。
  我知道,我爸妈也知道,大概是来说定亲的事情了。
  由于初三要去我外婆家,所以他们约了初四。
  还有很多细节,我就不说了,不然怕以后和他一起回顾这本自白时,我会有点儿不好意思。
  2月12日
  也就是今天,中午在外婆家吃的。
  说真的,大过年吃的太腻了,所以米饭我压根没吃,就吃了两口粉,喝了好几杯雪碧。
  舅舅他们参加别人婚礼去了,很晚才回来。两家人见面也就说些催婚的事情,然后小姨说我都看中了……
  表姐很惊讶,然后压力又给到了他们。
  我有些恍惚,事情的走向好像突然之间开了加速度,一切快得不得了。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做好要定亲的准备,这和年前我所计划的相差甚远。
  猝不及防,猝不及防啊!
  我这次松口尤其得快,不似之前那种不想结婚的决绝,又或是权衡利弊后回绝。
  是冥冥中安排好的吗?
  因为是缘分到了,所以一切才会显得如此简易吗?
  头有点晕。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之前还计划今年出去闯闯的,现在如果定亲的话估计去外地就没有多大必要了。
  其实我有点害怕一年后要结婚的那种紧促感,也害怕要生孩子养孩子以及和新的家人一起相处。
  下午在外婆家的道场上,和舅舅舅妈以及表哥表姐在说结婚事情的时候,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以前我还是个小朋友,怎么一晃眼间我就要定亲结婚成立自己的家庭了呢?
  我还想做妈妈的小宝宝,可我好像已经很大了……
  真的,真的很恍惚。
  小姨给我发消息说后天就是情人节了,到时候男孩子会不会去我那边找我,我说我差点就忘记情人节这回事了。
  真的,前面拒绝腾飞的时候我还在想今年又没赶上情人节。结果就这么戏剧,在大年三十我竟然还相亲了,而且双方感觉良好。
  简直不可思议,在回乡下前,我压根没有考虑今年年初就会定亲。
  他是我生命中的猝不及防……
  明天媒人就会过来,听意思是说男方那边想双方父母见面聊一下,然后没问题就可以付看钱。
  有点头疼。
  一想到这些复杂的,以及要融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以及让另一个人融入你的生活。
  我很多生活习惯都要小小的改变下,不然我怕对方会有微词。
  比如直接穿着另一天的衣服睡觉,而不是穿着睡衣……
  四千多字了,那就写到这里吧。
  真的真的很恍惚,等后续有新消息或者下个礼拜一我在过来写。
  晚安了我的皇后,晚安了我的乖宝。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