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你陪我出来玩儿,琴酒不会吃醋吧!”
  德川明:......
  “你看了什么电视剧,”德川明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虽然白兰地的脸好看,但是他这么茶里茶气的,就...“别这个语气说话,就像金条上沾了屎。”
  恶女妆宾加和基安蒂两人嚣张的扫货,除了买还是买,两人讨论起口红色号的时候,那叫一个专业。
  尤其是宾加化妆技术比柜姐还要好,让基安蒂佩服不已。
  “去专柜,之前定了两款包,我去把尾款付了。”
  宾加来到之前预定包包的专柜,确定了自己要的两个包已经到货后。
  旁边传来黑羽快斗的声音。
  “xxxx结一下尾款。”黑羽快斗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会出现在这里定了两个女士包的记忆。
  尤其是这种奢侈品,脑海中闪过零零碎碎的画面。
  听到xxxx的时候,宾加转头看向黑羽快斗。
  感受到有人注视他,随即顺着目光望过去。
  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女人,但是又感觉无比熟悉。
  他能确定根本没有见过眼前的人,但是那种熟悉感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不过他还是礼貌的点头表示打招呼。
  付完款以后拿着两个已经被包装好的包。
  “快斗,你哪里有那么多钱买这种奢侈品的。”中森青子看到尾款,这完全不是一个高中生能够拿出来的钱。
  虽然德川明把黑羽快斗送回去了,在过程中有些许粗鲁,但是从来没有克扣他为组织做事的报酬。
  所以他的卡里是有相当高昂的资金,而且都是以正规途径打到他卡上的。
  付完尾款以后,黑羽快斗拎着两个包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
  小泉红子挤开中森青子,凑到黑羽快斗面前,挎住他的胳膊说道:“是送我的吗?”
  “小姐,你的尾款已经被旁边的先生结过了。”导购小姐姐露出职业危险,小声提醒了眼前的恶女二人组,一时间不知道双方的关系。
  结账的人看起来也只是一名高中生,却出手阔绰结账,肯定是想追眼前两个帅姐姐了。
  “抱歉,红子。”黑羽快斗走到宾加面前,提起手里两个购物袋,“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这种搭讪的手法,太老套了,”宾加露出一个微笑,接过他递过来的两个购物袋,并没有与之有过多的接触的想法,这样对两人都好,“不过东西我就收下了,谢了,少年。”
  说着还对他飞了一吻,拉上基安蒂去挑选其他包,“抱歉,恐怕这只包不能送你了,这里的随便挑,我结账。”
  黑羽快斗身边的三人都十分诧异,中森青子十分不解:“快斗,你认识她吗?为什么要送对方这么贵的礼物,不会真的看上人家了吧。”
  “不,东西本来就是那个人的,我只是帮他付了尾款而已......”
  黑羽快斗其实没有把话说完,他的身体告诉他,这本来就应该是他来付的尾款。
  在年前黑羽快斗拉着宾加逛街,为了感谢宾加救了他,所以送他一只包作为感谢,为了增进姐妹间的情分,所以定了两个,可以当做闺蜜款。
  但是这些他都不记得,只记得要来这里结账。
  宾加则以为黑羽快斗离开了,去年定的包应该没有结尾款,所以打算把包拿走,省得被人糟蹋了。
  也没有多想,也不愿意多想。
  不经意瞥了一眼被一群小伙伴拥簇着离开的黑羽快斗,嘴角忍不住上扬。
  或许有一天,他依旧会来组织。
  他们才是一种人。
  抻着脖子偷窥的白兰地刚好看到这一幕,吹了声口哨,“芜湖~那只小猫咪好像能嗅出同类的味道呢!”
  德川明张开手落在他的头上,遮住他这痴汉的表情,“走走走,别看了,你现在的样子很丢人。”
  拽着白兰地买了几身衣服,让他大可不必在家里围着个毯子,好歹有件正经衣服穿。
  这要是有什么外卖员送快递的,非要把房子的主人当变态。
  不过他也佩服白兰地,他是真能将就,在家硬是能不穿衣服,围着个毯子躺好几天。
  就这毫无运动量的情况下还能一天吃八顿。
  换了他和琴酒,一天一顿,最多两顿。
  也不知道白兰地吃的东西都去哪里了,一点都不发胖。
  “白兰地,你平常都吃什么?”
  “吃泡面,火腿,烤肉...怎么了?”白兰地略有些诧异,这是要给他改善伙食了。
  “你不在基地吃吗?组织基地的饭菜虽然不如我家大厨做的精致,不过品种味道也不错。”
  德川明开始怀疑白兰地的生活质量,是不是那边后勤克扣了他们的伙食费。
  “太冷了,懒得出门,你能省事就省事,等组织的做饭机器人普及,你赶紧给我送一个,我改善下生活。”
  白兰地不是没想过找个人给自己做饭打扫卫生,但是他警惕性太强,生怕在他食物中动手脚,所以宁可吃泡面,也绝不找一个有危险的可能性。
  毕竟他不能保证来的人是不是那些条子派来的。
  “回去让清风教你做饭,吃那些东西活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
  德川明无奈,怎么活的和琴酒一样糙,难怪他们是同一时期的代号。
  琴酒要是没有他在身边,吃饭也是便当,面包,泡面将就一口,或者去实验室要几瓶营养液。
  “我做出来不好吃。”白兰地果断拒绝,他做饭是真不好吃,吃完了清风做的饭,他做的东西就是垃圾。
  “火锅会吧,做些火锅底料,简单易上手,还能改善的伙食。”
  回去以后,在米花町的便利店又买了些酸奶和做饭需要的调料。
  推开门就是香味浓郁的咖啡味飘满整个房间。
  “好香的咖啡。”
  白兰地吸了吸鼻子,在教父家不想走了,其实他们三个人也能把日子过好。
  他委屈点没关系。
  琴酒已经将办公地点从楼上搬到楼下,坐在餐桌前,盯着笔记本电脑,手边是一杯热咖啡。
  “这是从boss那搜刮来的咖啡豆做的咖啡吗?”
  “嗯,味道不错,比波罗咖啡厅的好喝。”
  琴酒还是喜欢乌丸庄园出品的东西,不管是咖啡还是茶,口感都是最好的。
  比市面上任何一家店的味道都好。
  “呵呵,你也不看看,一千美金一斤的咖啡豆,能不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