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邓,听你这么一说我顿时就变得信心十足啦。”
  杨东成哈哈一笑,“不过,这种影响我们镇党委班子团结的话,以后还是要尽量少说,人家可是县委书记的爱将,被人告到县委书记面前那就麻烦了。”
  “是,是,书记提醒得对。”
  邓平讪讪一笑,“我这不是在为你抱不平嘛。不过是礼貌性地请领导留下用工作餐而已,这样居然也能被骂一顿,这也太过分了!”
  “行了,领导这也是关心我们镇党委的工作作风嘛。”
  杨东成笑了,“对于领导的批评教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继续努力就行了!”
  “明白,明白。”
  邓平点点头,“书记,那食堂招标的事情什么时候搞?”
  “初步定在了这个月底,看看竞标的情况吧。”
  杨东成吸了口烟,邓平这家伙现在是铁了心地要承包食堂了。
  当然了,后勤保障改革是一定要搞下去的!
  “走了,下班了,该去吃午饭了。”
  杨东成将烟头一扔。
  “书记,我的标书都已经做好啦,公司也注册好了,就等着参加竞标大会了。”
  邓平嘿嘿一笑,将烟头一扔,站起身来。
  两人出了办公楼,黄龙飞三步并作两步地跟上,一边汇报道,“书记,上午组织委员陪着镇长在办公楼转了一圈……”
  黄龙飞汇报得很详细,方若妍在哪个办公室呆的时间长,哪个办公室呆的时间短等等,他都记在心里。
  看来这家伙是拿定主意了。
  邓平摸了摸下巴,黄龙飞是选边站了,看来,看好杨东成未来发展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啊。
  杨东成两人来到食堂的二楼,方若妍等人已经到了。
  “你们吃饭啊,不用等我的。”
  杨东成呵呵一笑,目光扫了一圈落在方若妍的身上,她的身边有几个人围着,其中一个是宣传委员于三桥,还有副镇长刘志,刘萍。
  “习惯了,你没来之前食堂都不给上菜呢。”
  陈玉凤呵呵一笑,“对了,书记,镇长刚来上任,我们镇党委是不是应该去县城找家酒店给她接风洗尘呢?”
  “要的,要的,玉凤同志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杨东成微笑着点点头,“不要怕花钱,虽然镇里的财政不宽裕,这一顿饭还是吃得起的,若妍同志在这个关键时候来帮助我们河口镇搞发展,这种雪中送炭的情义怎么能不好好感谢一番呢。”
  陈玉凤闻言一愣,这话怎么听着就有些不舒服呢,什么叫不要怕花钱,什么叫财政不宽裕,一顿饭还是吃得起的,这难道杨东成连自己也恨上了,镇长让自己陪她在镇政府逛一圈,难道自己还能推辞?
  “不用了,我也听说了财政所有人挪用了一百多万的公款,现在镇里的财政紧张呢,咱们就一切从简吧。”
  方若妍紧紧地咬着嘴唇,狠狠地瞪着杨东成,小冤家也太小心眼了吧,你被汪强骂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非得把气出在自己身上嘛?
  当着镇里所有副科级领导的面让自己难堪,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吗?
  “那不行,若妍同志千里迢迢地来帮助河口镇搞发展,怎么能够这么怠慢呢。”
  杨东成脸色一变,回头叫了一声,“黄龙飞,你马上去联系一家酒店,今晚上镇党委给方若妍同志接风洗尘。”
  说罢,一摆手,“就这么定了,吃饭!”
  看着杨东成这霸气侧漏的架势,方若妍心头荡漾不已,恨不得马上将他扑倒榨干了他的流量,脸上的表情却变得难看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往外走去。
  “镇长,你要去哪儿?”
  陈玉凤一愣,连忙站起身。
  “我去一下洗手间。”
  方若妍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似乎要哭了,看着她曼妙的身姿,不少人都对她心生怜悯,都觉得杨东成今天做得有点过分了。
  不是说两人曾经合作得很愉快的嘛,甚至还有传闻说两人有一腿的。
  这完全不像那么回事啊!
  “镇长,等一下,我陪你去吧,你不知道这边也有一个洗手间的。”
  陈玉凤匆匆地追了上去。
  邓平摸出烟递给杨东成,讪讪一笑,“书记,你这是不是有些过火了?”
  “过火,我他妈好心好意请领导吃个工作餐,却被骂个狗血淋头,怎么没人来安慰我,怎么没人说他过火了?”
  杨东成哼了一声,接过香烟点燃,“对了,今晚上的接风洗尘宴一定要搞隆重一点,要不然的话,有人会不高兴的,觉得我不能把他怎么样,却敢拿一个女人出气!”
  很显然,这话就差点出县委书记汪强的名字了,这么一来,就没人敢接话了。
  饭菜送了上来,都是之前准备好的接待饭菜,非常丰盛,尤其是吴渊被抓之后,镇里的财政一下子损失了一百多万,谁还敢说食堂的伙食不好?
  今天这一桌菜是准备接待县委书记的,汪强不吃,自然是便宜了镇里的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了。
  当然,酒是绝对不能上的。
  没有意外,新扎镇长方若妍只是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起身离去。甚至,起身离开之际,她的眼里隐约有泪花闪烁。
  这一幕,几乎党委班子成员都看到了。
  杨东成在心里给方若妍竖起了大拇指,这一幕戏完全是自己临场发挥的,并没有跟方若妍沟通过,没想到这女人居然顺利地接了下来,而且,跟自己演对手戏还演得有声有色!
  本来还有点担方若妍这女人会在人间暴露出对自己的情义来,正好汪强向自己发无名火,所以,不得已才临时加了这么一场戏,没想到这女人不仅顺利接下了,顺道还博取了一番党委领导班子成员们的同情。
  奖励,必须得好好地奖励她一番!
  回到宿舍,杨东成刚躺下,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方若妍打来的。
  “老爷,奴家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好,很好,非常好!”
  杨东成对着话筒得意地笑了,“老爷会好好地犒劳你,以后继续努力!”
  “老爷,那奴家的表现值得多少流量的犒赏呢?”
  话筒里响起一声咯咯娇笑。
  “你个浪蹄子,看老爷回头怎么收拾你!”
  杨东成心头有些痒痒地挂了电话,恨不得一脚踹开了方若妍的宿舍门,将她扑倒在地狠狠地征伐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