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枕头被子摆到床上,他睨她:“我不去书房。”
  “不行,你得去。”
  颜芙凝又推他一把,推不动。
  “今日谁还谢我昨日帮忙备了温水,你就是如此待你夫君的?”
  “一事归一事,秋闱前,你曾说会在秋闱后答应我一件事,还记得吧?”
  傅辞翊想起来了,却还是问:“因何事说起?”
  “那一日车上,你把我耳垂当成芋圆了。然后你承认是你的不是,让我别置气,秋闱后答应我一件事。”
  “是有此事。”
  傅辞翊捏了捏拳,她的耳朵是格外好看。
  若不然,昨夜他也不会提出想亲她耳朵。
  “那你睡书房去。”颜芙凝嫣然一笑,“你是君子,说的话可算数?”
  傅辞翊无法。
  只好抱了枕头被子去了书房。
  一人睡更好。
  颜芙凝抿着笑意跟过去,看他整理床铺笨手笨脚的,问他:“要我帮忙么?”
  “不用,铺床乃小事。”
  “那好,我回去睡了,你也早些安歇。”
  傅辞翊转头问她:“卧房空旷,你一人睡,可会怕?”
  颜芙凝浅笑:“不会,你不是在隔壁么?”
  两人分房分床而睡。
  颜芙凝很快进入梦乡,傅辞翊则在床上翻来覆去。
  昨夜适应过一张新床,今日又要适应一张新床,这滋味委实不好受。
  怎么都睡不着。
  猛然下床,打开书房门,大步走到卧房门口,发现里头早已熄了灯。
  小妮子存心治他的吧?
  抬了手想叩门,动作顿住。
  若把她吵醒,是不是不太好?
  没什么好不好,他是她夫君,身为男子被女子赶出卧房,就挺没出息。
  当即叩了门。
  叩门时,已然想好说辞——
  就说他要回卧房睡,他是她夫君,不在卧房睡,说不过去。
  哪里想到颜芙凝没有应声。
  小妮子莫不是睡着了?
  疑惑间,又敲了敲门,敲门声提高些许。
  颜芙凝迷迷糊糊地醒来,嗓音不可控制地发出睡眠之音:“谁呀?我睡得正香,好讨厌。”
  她说他讨厌。
  傅辞翊轻咳两声,方才想好之言,此刻到了嘴边愣是变成:“我明日要穿的袍子还在卧房。”
  “明儿一早再给你吧,我要睡了。”
  颜芙凝翻了个身,手脚伸展着,在床上划拉划拉,到底是一个人睡得香啊。
  傅辞翊叹息,无奈回了书房。
  次日清早,颜芙凝起来,穿上衣裙都未见傅辞翊过来取衣裳。
  彩玉进来伺候。
  “小姐,姑爷怎么不在房中?”
  颜芙凝在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中的彩玉:“不在庭院教功夫么?”
  “李叔叔,阿力,还有北墨小公子跑了好久的操,这会子都在自个练,就是不见姑爷过去。”
  颜芙凝猜测:“他许是喜欢在书房睡。”
  彩玉不解:“啊,怎么说?”
  颜芙凝冲彩玉招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
  “我告诉你,你别跟其他人说。”
  彩玉点点头,贴耳过去:“小姐放心,彩玉嘴巴可严了。”
  颜芙凝小声道:“我昨儿把他赶出卧房了。”
  “这么说来,姑爷是在书房睡的?”
  “嗯,我估计他也喜欢一个人睡,睡得舒适惬意,他才会在书房赖床。”
  “定是如此。”彩玉手巧地给颜芙凝梳好头发,又簪上步摇,“小姐,咱们上点胭脂水粉吧。”
  颜芙凝摆弄几下新买的胭脂水粉:“是啊,买来还没用过。”
  “那我给小姐上妆。”
  <div class="contentadv">“嗯,浅些便好。”
  待梳妆完毕,彩玉出了主房。
  颜芙凝想起昨夜某人来取今日要穿的衣裳,便在衣柜里取了一套出来,送去书房。
  轻轻叩了叩书房门。
  门吱呀一声,从里打开了。
  “傅辞翊,你起了?”
  男子打了个哈欠,不仅如此,俊朗的脸上,两眼隐有黑眼圈。
  只见他一把接过她手上的衣裳,并不接话,顾自转身,去了书架后头的床前。
  颜芙凝跟进去,绕过书架看到床榻乱腾腾的。
  “你怎么没铺好床就睡了?”
  “左右都是睡,无妨。”傅辞翊抖开袍子,清冷道,“我要更衣。”
  颜芙凝抬了抬手:“你更吧。”
  说罢,便去帮他整理床铺。
  男子捏着衣裳没动。
  颜芙凝迅速整理好床铺,直起身,这才发现他尚未更衣:“怎么?”
  “想看我脱衣?”
  “没有没有。”她摆手指门口,“我出去了。”
  脚步忙不迭地移出去。
  傅辞翊喊住她:“坐书案旁等我。”
  “哦。”
  颜芙凝也不知自己为何应下,乖乖坐到书案旁。
  新的书案比老宅的大,上头摆放的文房四宝也比以往的精致。
  她的眸光看着案面上的物什,耳朵却听见书架后头传来穿衣的悉悉索索的声响。
  片刻之后,傅辞翊过来。
  一眼就看到她面上极好的气色,甚至唇瓣比以往更娇艳。
  遂脱口问:“你昨夜睡得可好?”
  颜芙凝展颜而笑:“甚好。”
  外屋传来傅北墨的声音:“哥哥嫂嫂,用早饭了,你们再不来吃,我可要饿扁了。”
  夫妻俩闻声,出了去。
  傅北墨甫一看到兄长的眼,叫喊:“哥,你昨夜做贼去了?”
  傅辞翊沉声:“说什么胡话?”
  傅北墨很是老实:“你两个眼圈发黑。”
  傅辞翊转身进了卧房,在梳妆台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两只眼睛确实像没睡好的样子。
  其实不是像,本就没睡好。
  抬步出屋,反观颜芙凝,愈发娇艳欲滴,唇色更是撩人。
  这小妮子没他睡在一旁,倒是惬意,而他……
  他就不信了,在书房会睡不好。
  多睡几日也就适应了。
  傅北墨实在是饿极了。
  今早练武太久,此刻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见哥哥一直盯着嫂嫂看,他便一左一右地拉着兄嫂的袖子,往外走去。
  到了饭厅,众人落座用饭。
  傅南窈也看到了兄长的黑眼圈,再看嫂嫂,竟出落得比昨日还美三分。
  心里有个猜测,但此刻当着大家的面,她又不好问。
  就一直按捺着猜测,一直到早饭后。
  看兄长率先出了饭厅,傅南窈便跟出去。
  兄长走得快,她腿脚不便,走得慢。
  只好喊住兄长:“哥,你等等我,我有话说。”
  傅辞翊止步等她。
  傅南窈抬手指向庭院角落。
  兄妹俩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