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兵器」缘起缘灭

十年了,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手捧黄菊来看你了,为你除去坟上的杂草,坟前摆满你生前最爱喝的女儿红,还有你最爱吃的叫化鸡,与你共饮一杯,那洒落地下的酒,……

 

 

 

    十年了,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手捧黄菊来看你了,为你除去坟上的杂草,坟前摆满你生前最爱喝的女儿红,还有你最爱吃的叫化鸡,与你共饮一杯,那洒落地下的酒,你能喝到吗,是否和我一样醉了呢?

    看着墓碑上熟悉的名字 木子 ,是痛是悲是心碎,是那无声的泪一滴滴划落,一遍遍擦拭着墓碑,我不要让你有一丝丝的污痕,弹一曲你喜爱的曲子 高山流水 ,高山依然,流水仍旧,唯独不再见你,知音何处觅?断弦谁人听?

    你本是沙城主之子,你本应衣食无忧,享受着世间的幸福。可是,你却长眠在了这里,若你不曾遇见我,若你我不曾相恋,若你我不曾逃离,你的人生也许不同。

    我是一位魔法师,名为 弦月 ,比奇魔法师之家便是我的故乡,魔法师的力量是家族遗传而来,生来便拥有魔法的天份,待3岁时要在家族中选一人为师,18岁时学成所有魔法书籍,为确保魔法师族血纯净,要与族人指婚,结为夫妻,终身不得另嫁他人。

    这一年,我刚好18岁到了指婚的年纪,族人为我指定了一起长大的 子宁 为夫婿,定下了成婚日子。不料,沙城告急,传说祖玛寺庙一夜之间被屠,第二天所有尸体魔化,魔化的怪物军团攻击了沙巴克城,沙城主及其子 木子 奋力守城,才勉强击退怪物军团,八百里告急,所有魔法师全部火速支援沙城。

    我和族人们一起上路,为正义而战,早便听说沙城的大漠风光,黄沙万里,沙城是紧靠着绿洲而建,成为了最繁华的城。抵达沙城,接待我们的是沙城之子,一位自称为 木子 的公子,他风度翩翩,手握折扇,折扇上的淡竹如他般温文儒雅,四目相视的瞬间,我有了砰然心动的感觉,如沐春风般温暖,如果说 子宁 是邻家哥哥,而他则像初升起的太阳,绚丽多彩。

    当晚,我们迎来了激战,大批量怪物军团来袭,一时之间,狼烟四起,血流成河,怪物军团身硬如铁,拼的便是体力战,族人们合力释放出了火墙,沙城外成为了火海,只见一个身如耗牛般的怪物 祖玛教主 ,吸收了所有的火墙之力,并将火墙之力扔向了沙城门, 木子 飞来抱走了不知所措的我,低头望去沙城门火花四射,瞬间化为了灰烬,我感激的望着 木子 ,是他救了我。而沙城门失防,我们飞速集合在沙城门内,合力设置流星火雨阵法作临时城门,想通过流星火雨阵法,必九死一生方能出阵,困住了城门的怪物军团,战势进入僵局。

    五更天,公鸡啼鸣,繁星隐去,太阳初升,天空逐渐亮了起来,怪物军团停止了攻击,退回祖玛寺庙。沙城鸣鼓,白天可以休息,备战夜幕的来临。看着受伤的族人们,我坐下抚琴,琴能定人心性,琴音能消人疲惫,远处传来了合音,我抬头望去是他,是 木子 在弹奏合音,一曲高山流水,人间幸事,不过是一曲遇知音吧,这是我俩之间最幸福的一刻。曲终,我微笑着走向他:“木子哥哥,你的琴技不错嘛。”他回我:“还请弦月妹妹多多指教。”相视一笑后,我们相继离去,必须调整好最佳状态才能护得沙城安危。

    午后,沙城主急招族人长老,前去在沙城之颠议事,商议如何解决燃眉之急,铲除怪物军团,怪物军团惧阳,族人们建议选在白天午时,午时的阳光最为旺盛,阳盛则阴衰,邪不胜正,那时是怪物军团法力最弱的时候,大军进攻则十拿九稳,一举消灭祖玛教主。

    集合所有沙城勇士,午时前便合围了祖玛寺庙,由 木子 带领的沙城勇士们攻打头阵,魔法师族人则蓄力后发,诛杀祖玛教主,午时的阳光千丝万缕般照射着祖玛寺庙,真是天人相助,佑我玛法大陆。 木子 为首的勇士们,过关斩将,一举攻入了第七层祖玛教主之家,那是祖玛教主的住所。

    祖玛之家装修的金碧辉煌,只见那祖玛教主闭目养息,坐在蛇形坐椅上说道:“我乃上古神灵蚩尤附体,你们区区人类,能奈我何?”族长大笑一声说道:“我魔法师族人的存在,便是以诛杀邪物为已任,妖孽,你可认得我手中之物?”族长拿出了镇族之宝 嗜魂法杖 ,只见万丈光芒迸出,祖玛教主愣了一下,便使用法力攻击族长,族人们围成一个圈把法力合众为一传给了族长,族长用 嗜魂法杖 ,和祖玛教主对持,五个时辰后,教玛教主不敌倒地,族长用嗜魂法杖嗜取了祖玛教主的魂魄,以免它再危害世间。我们胜利了,祖玛寺庙恢复了平静。

    争结束了,沙城主和 木子 为我们族人庆功,庆功会上 木子 弹奏了那曲高山流水,深情望向了我,四目对视中我懂得他的心意,沙城四周燃起了烟花,满天的烟花,甚是漂亮, 木子 走来,向我倾诉爱意,此景此人此刻,无疑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记忆。

    木子 向族长提亲了,我满怀期待,希望以放弃魔法师的身份为代价,来换取和 木子 的一世幸福。族长以魔法师家族的儿女从不与外族通婚为由,一口回绝了 木子 ,而沙城主听闻后,更为震怒,身为沙城王子,何其尊贵,怎能迎娶一个魔法师为妻?并下召族长,魔法师族人即刻起程还乡。

    还乡途中,我看到路边 木子 留下的记号,三更天,我独自赴约,见到心上之人,我们相拥在一起,若此生不能在一起,生活还有何意义?我俩相约放弃所有身份,逃去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苍月岛。

    一路崎岖坎坷,因俩人为伴而幸福,终于,到了苍月岛,我们建起了茅屋,早上, 木子 在岛上钓鱼,砍柴,我便采摘野果,种下各类花草。闲暇时,我俩一起看日出日落,野花遍地,他用野花编织一个花圈,为我带在头上,甜蜜由心而生,溢在了脸上。在那山青水秀的地方,我们憧憬着以后的每一天,要建一个鱼塘,以后不必每日钓鱼那么辛苦;要开荒种地,种一片花海;要生很多很多的孩子,看儿孙满堂。

    而这一切的幸福,就在不久后的一天幻灭,那一天, 子宁 找到了我们,他受沙城主之托要带回 木子 ,更受族长之意,要带我回乡受罚,争执间 木子 和 子宁 打了起来, 子宁 负伤,夺妻之恨使 子宁 愤怒,子宁 拿出族长的嗜魂之杖,要致我于死地,激战中 木子 为我挡了那致命的一击,我哭喊着跑去抱住 木子 倒下的身体, 子宁 惊呆了,他终于懂了何为爱,带着族人离去了,等待他的是沙城主的死刑召书,望着怀里的 木子 ,这一世太短,短得来不及好好的看看你,这一切就结束了。

    十年来,我与青灯古佛相伴,带发修行,看破红尘俗事, 木子 不在的世界,何为红尘? 木子 你看坟前的花海,是你喜欢的花啊,这青山绿水曾是你喜爱的景色,可是,你在那里? 弦月 两字或是宿命,注定了一世孤独,不圆满的月亮,那月牙般的月亮下,依稀有 木子 的身影。

 

以上内容由热血传奇通讯社记者  花月  为您带来,原创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欢迎加入传奇玩家交流QQ群:462811619、280372210;采访申请QQ群:518104071;记者报名QQ群:369494170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