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毕业论文 > 正文

[诗歌]渭波诗歌代表作(之一:12首)(转载)

简介渭波诗歌代表作(12首) <<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谁会想到:刀子沿着田埂 割...

渭波诗歌代表作(12首)

  <<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谁会想到:刀子沿着田埂

  割除了一些杂草后

  便剁下了自已的薄影

  这是否暗示——太久的道路

  需要重新清理

  就像刀口 我们常见的轻伤

  带出内心的痛

  是的,谁会在意:正在穿越城乡的田埂

  谁会面对杂草握紧了刀子

  因为一丝鲜血纠缠了刀口

  因为我们的痛翻出了众多的刀口

  <<不必评论>>

  不必评论

  河流已经改道 河流上的泡沫带走了秋天

  残存的侧影

  不必评论

  多年前的那场雨雪 以及倒在路上发冷的

  人群

  偶然的城市或偶然的广场

  流落的鲜血 总会有几滴

  堵截了

  呐喊的子夜

  不必评论

  曾有的夏日 曾有的自由的风——

  它或它们的方向

     

  <<纸>>

  躲过一双手的白面书生

  来不及与笔交流 这个光圈晃动的

  楼台内外的

  夏天

  就被另一双手捏出汗水了

  这是手心里的纸张 揩去了

  大拇指高扬的

  夏天

  以及无名指划开的

  不高不低的桌面

  谁会在意正在褶皱的生活 那些一再

  牵引白或黑的细节

  谁会面对纸背 看见笔直的道路

  看见了

  道路抬起的白面书生

  <<树上的影子>>

  一片到了秋天的叶子

  在阳光的背后 以自已的血脉

  握紧自已的心

  面对这样的叶子

  已经站在土边的我们 是否

  想起躲在某个春天的几粒种子

  是否,怀念某个夏夜——

  起落的蛙声 萤火

  是否,让移动的身体移回叶子

  一大批到了阳光的叶子

  将自已的影子

  结在

  枝桠上 将枝桠上的影子结在

  我们的脚上

  我们就这么打开眼睛 打开了

  真实的眼睛

  与真实的树木对话

  与真实的叶子沉入

  ——沉入那些逼近土地的

  真实的

  阴暗

  <<纪念春天>>

  纪念春天

  纪念粘贴家园的燕儿

  纪念燕儿剪不了的风

  纪念风后面的雨

  纪念雨中拐弯的乡间小河

  纪念河上河下的青山

  纪念青山照明的村庄

  纪念传遍村庄的徽派瓦屋

  纪念坐在屋檐掂量石柱的一位老人

  纪念从老人手心滑落门背的一根竹杖

  纪念竹杖与门背的蛛网发生的一段距离

  纪念距离与距离链接过的春天

  <<秋天:下面的水>>

  在秋天

  我看到了什么

  一截残苇举起一轮夕阳

  一群舌头伸展了

  回家的少年沿着舌尖的方向荡去

  将美丽的水花一一收走

  我还看到了什么

  在秋天

  一群红了的舌头

  一条红了的江

  倒伏的草滩吻合了那个少年

  那段水与水的距离

  而我却不能软在一再红了的

  这个秋天的水下面

  <<冬天:一场雨>>

  这场雨

[诗歌]渭波诗歌代表作(之一:12首)(转载)

  这场摆脱了山林 瓦屋 老井的

  寒雨

  已经来到坐北朝南的城市

  在刚刚打开的一扇窗口和

  刚刚断电的两根电线之间

  来回晃荡

  这场雨

  这场贴进冬天不断发冷的雨

  已经在我眼前展开 就像刚刚挂在我书房的

  一幅水墨

  刚刚挡住了

  一枚钉子 挡住了

  一枚钉子挤压过的空间

  这场雨

  这场什么也摆脱不了的雨

  就这样来了......

  <<生活的多和少>>

  我看到那些摆放在弄堂的椅子

  在一场阴风中

  纷乱了 匠人们以往的生活

  太多的纵横与太少的方圆

  以及一群锈弯的钉子

  <<打开>>

  把关过夜的门打开

  让门边的风回到早晨

  把早晨打开

  让指尖回到黑白分明的书本

  把书本打开

  让阳光带领不多的光影回到桌面

  把桌面打开

  让一个人回到一群人

  把一群人打开

  让一群人回到另一群人

  <<公园里的椅子>>

  公园里 椅子在等人

  在等一位从未谋面的人

  我见到椅子的时候

  椅子在草坪深处打盹

  我靠近椅子的时候

  椅子就驼着坚实的脊背

  我与椅子只是那么接触了一下

  就有一片树叶遮挡了脚和手的距离

  

  椅子在公园里等人

  等一位园外的盲人

  已经等了不少时辰

  <<经过>>

  秋天了

  我经过码在老城的老墙

  将移动的身子移向现代的废墟 移向

  一片落叶

  一片摆脱枝桠的血脉

  也许一片落叶经过了老墙和它的阳光

  也许一片阳光涮下了比老墙更老的阴影

  也许一片阴影闩在家园的门背

  我只是抬了抬不多的手脚

  轻轻地经过

  经过那翻开什么又包藏什么的一瞬时空

  <<城市的沙子>>

  我生活的城市

  已经离不开沙子

  已经陷进坚硬的沙子

  因为沙子

  抬起了城市 抬高了我的眼睛

  因为我的眼睛

  渗透了水

  因为水

  改变了沙子与泥巴的多种关系

  因为曾经的沙子

  上了楼房

  上了街道

  上了酒吧

  上了超市

  上了高速公路

  上了星级宾馆

  上了某些台面

  因为沙子的影子

  已经被更多的沙子包围

  因为更多的沙子

  已经包围了我生活的城市

  因为在我的眼睛里

  城市不过是一粒膨胀着的沙子

  渭波简介:

  渭波简介:渭波,本名郑渭波,1963年出生于朱熹的故乡——赣东北山青水秀的小山村。系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副 、上饶县文联 。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绿风诗刊》《诗潮》《中国诗人》《青年作家》《山花》《南方文学》《中原文学》《滇池》《创作评谭》《萌芽》《文学青年》《当代诗歌》《银河系诗刊》《散文诗》《新大陆》《飞天》《岁月》《作家视线》《第三条道路》《常青藤》等海内外二百多种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一千二百多篇(首)。部份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选》《百年中国新诗流派作品金库》《当代青年爱情诗选》《江西文学作品选》等五十多种海内外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选集或丛书。个人小传被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等多部辞书。有十多篇(首)作品在《文学报》等全国知名报刊杂志征稿大赛中获奖。2006年1月,荣获江西省上饶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首届上饶市优秀文学艺术创作人才最高奖。著有<<渭波诗歌精选>>等。

    

  ---------------------------------------------------------------------------------------

  渭波诗观:

  1真正的诗人是在剑锋上行吟的人。

  2.真正的诗人是拥有良知和爱心的人。

  3.真正的诗人是对生命终极关怀和悲悯的人。

  4.真正的诗人的心声是永不褪色的。

  5.真正的诗人就像夹在阳光底层的飞鸟,疼痛地坚韧地寻觅灵魂的栖地----人类真正的家园。

  6真正的诗人内心的血脉必将汇入浩涌的历史江海。

  --------------------------------------------------

  渭波诗话:

  谁在写作的梯子上看到了人类的人文之光,谁就拥有继续攀援生命并提升生命高度的可能。

  真正的诗人是永远向前流动的生命之水。这生命之水所流过的地方,都会留下真善美的意境,永存的踪迹。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