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文档 > 正文

王九城《真实与虚幻的同行》选读--一位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行走的人

简介赏析诗人王九城《真实与虚幻的同行(组诗)》选读----一位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行走的人 ...

赏析诗人王九城《真实与虚幻的同行(组诗)》选读----一位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行走的人

    

               

             文/谷风

   

  诗人王九城的诗歌以简短、内蕴助长,文风朴素。在趋向自然风度的写作中,融进思考。在他的诗歌创作上似乎把一生的生命体验都要交代出来,把他对世界、社会以及生存宽泛意义的主观愿望都要说个明白,或许是他个人诗歌创作中的生命意义吧。今天看到他的新作《真实与虚幻的同行(组诗)》尤为欣喜。诗歌文本中诸多值得关注的新空间;似乎给我们打开了另一面。这或许是只有他才能走进去的,或许是他在深度低吟中给读者放置的一个领地。这里面安放着一个思想,似乎是我们守侯的黑夜,我们安静地在诗人设置的景场中展转反思。在诗歌《影子》中他说:“你可以有一个自己的空间,你可以不是平面的。/如果天黑了 /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当我已经离去 /我会毫无保留 /把我的血肉补充进你的身体 “,他把影子体现得如此高尚,是对自身的一种心理上的安慰;换句说就是诗人在安慰人类生命的意识行为。可以说他是有着爱怜、同情之心,有无时无刻关注着”人“自身矛盾的,“这一直是 /我不忍心说出的秘密 ”。王九城的诗歌内在的东西是关键,他似乎并不去关注文字上的形式,关注的是他道出了什么。在他的语言文字中,表面上看有点紧密连续性的延伸,有点散文形式趋向,但是只要仔细认真的读来就明白他有意而为之,使读者更接近他的思路,其实是文字的主动性所起到的引领作用,没什么不好的。好的诗歌关注的是诗歌本身散发出来的思想性,传达给人的另一次思考,所以说”传达“是主要的,传达的目的就是让读者进一步在文字中寻找诗性的东西,诗人王九城在这里做的不错。

王九城《真实与虚幻的同行》选读--一位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行走的人

                       

  你只要看看他的《虚幻的人》,就更明白他诗歌的行为是怎样让你收获的。这其实是《影子》的深入,是更细致地说出影子的行动,行动于诗歌中对我们的认识问题。其实这更是一个影子的延续,他叫”虚幻的人“,这非常有意思。在客观事物中或者是主观意识领域中,影子与虚幻的人有种不某而合的秘密行为,是只有诗人特有的洞察力才能接近的。诗人很自然的衔接到文本中,并给读者以认知和思考。在这里,他给人以客观性的东西,就是让我们”人“自身去时刻反省,去走进自身。也就是说让我们在灵与肉之间寻找一种精神上的真实性。诗歌本身没有说明什么,也是不可以说明的,能说明的是一个现象,这种现象只有思考是真实的,只有我们在生活实践中得以验证。而诗人却提醒了我们真伪与虚实的存在,两者之间真实的哲学关系问题。可以说他有主观意识的可能,大多诗人都是从主观出发达到普遍认识的创作过程。是的,我们关注的不就是一个过程吗?”这个模糊的人,不肯露出真实的面目/就算在镜子中,他也隐藏得/很深。有好多次,我就要抓住他了/可是他轻灵,虚空。只要呼吸/他就会消散。合上双目/他就罩在头顶。多少年了/他始终不肯远去,好像在/等待着我与他的会合”。文本中充满哲理性的思考,是诗人在娓娓道出的内心河流。他的诗歌有层层递进的特点,可以说你都无法给他拆开来,严密的诗歌行动,起码这是他的写作风格。这种方式很主动,能更自然的引导读者的思路,有一定的朴素性。可以说诗歌怎么写都行,关键是你怎么去写,好的诗歌是忽略文字形式的,他抓住的是内在的思想,给人体现的也是思想,而不是文字本身在诗歌中的行为方式。有人会这么说,他的诗歌是不是有点不像诗歌?不然了,其实真正的诗歌存在于任何文本中,只要有诗的东西存在就可为诗了。在很多其他文学形式中不乏诗歌意义的体现,像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鲁迅的《野草》;甚至鲁迅与祥林嫂的对话中都存在诗的东西,这些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说诗歌不拘泥于文字表面形式,好的诗歌是内在的穿行。当然了,一些文字与意象无目的组合的伪诗歌是可怜的;往往里面没有注入思考和思想上的东西,大多是情绪的宣泄,这样的诗歌不看也吧。我之所以说这些就是对照一下什么是诗歌,王九城是忽略文字表面的,他是抓住了诗歌精神的一位诗人,就他的这些文字最主动的传达了诗歌的意义,让人思考,更多的是反思。

         

  在《雨夜里行走的人 》中,是直接放逐了内部的声音。“雨迈着细碎的脚步,追赶着他/仿佛命运中潮湿的部分”,很值得关注的诗歌语言。语言给人一个想象的“场”,这个场是潮湿的,“潮湿”作为虚象给人想象和追究。是他在语言中重要的“点”,说散发出来的效果宽泛而有他主观立场,其实也是能接受的。“而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任他把孤单和无助留给身后的我”。其实在雨夜里行走的人是影子或者虚幻的人的又一个身份,是他多角度的来反复验证的思考心理过程。他的目的就是让读者看到或感觉到这个“人”在我们精神领域中的真实性,他的意旨就是提醒,做到客观理解人自身的愿望。诗歌中没有多余的文字,每个字有有负担的“任务”,都是在为他诗歌精神服务的,并且是给人启示的文字,每一个字都是一粒粒干净的沙子,闪烁着灵性的光芒。是的,“用仅有的干爽捂住唯一的心跳/他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你不能不为他的诗歌为之喝彩。《 雨夜里行走的人》给人的感觉是干爽的,主要是传达给人的精神上的干爽,“雨迈着细碎的脚步,追赶着他”----王九城在这首诗歌中注重了细节的延续,注重了细节的发挥效果。他试图告诉大家的是那个人与”我“之间的关系问题,短短的文字载重的重量是相当大的,他说出了一个主观性与客观的理由,其实这是反复验证自身的意识。我们在生活中和社会活动中,都存在这样的隐行东西,就是存在于我们内心而说不出的,或许是生命中一种坚强吧!大家想想,我们是不是都在雨夜里行走的人?我们护卫的是不是“干爽捂住唯一的心跳/他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但是世界是复杂的,我们是矛盾的,也看到他在诗歌文本中给人留下的孤单形象,其实是人类自身。诗歌文字不多,可延展的意义是宽泛的,大意的,是精神上的突破。

                            

  在看了诗人王九城《真实与虚幻的同行(组诗)》后感慨很多,由于时间的关系也不一一推敲了,就选择性的介绍给大家,让我们悄悄接近这位真诚的诗人,认真的诗人。其实选择这三首诗歌我是有意识的,起码在内在精神上是关联的,是他组诗的一部分的主题思想,也是突出了他精神体验的写照。诗歌中大多是关注了“人”自身的存在性质问题,反正两面的去解释或验证一个诗歌的精神立场,他试图更接近这个世界的真实,就像他的主题一样:“真实与虚幻的同行”。一组好诗歌!也祝愿诗人王九城能永远举着诗歌的火把照亮生命!

    

                         2008年6月18日于上海

   

  附原作:

  王九城作品:

  《影子》

    

  我可以告诉你:风并非同时吹过

  我和你。你身上的落叶

  也不是我的记忆。这一直是

  我不忍心说出的秘密

  你可以有一个自己的空间,你可以

  不是平面的。如果天黑了

  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当我已经离去

  我会毫无保留

  把我的血肉补充进你的身体

   

   

  《虚幻的人》

    

  他只在夜晚出现。我近

  他就远。我远,他又向我招手

  这个模糊的人,不肯露出真实的面目

  就算在镜子中,他也隐藏得

  很深。有好多次,我就要抓住他了

  可是他轻灵,虚空。只要呼吸

  他就会消散。合上双目

  他就罩在头顶。多少年了

  他始终不肯远去,好像在

  等待着我与他的会合

   

   

  《雨夜里行走的人》

    

  雨迈着细碎的脚步,追赶着他

  仿佛命运中潮湿的部分,在今夜

  要掠走他的体温。伞下的他

  用仅有的干爽捂住唯一的心跳

  他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找到

  回家的路。而我只能远远地看着

  任他把孤单和无助留给身后的我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